<rp id="8vayt"><object id="8vayt"></object></rp><span id="8vayt"><p id="8vayt"><sup id="8vayt"></sup></p></span>
  • <th id="8vayt"><track id="8vayt"></track></th>

  • <tbody id="8vayt"><pre id="8vayt"></pre></tbody>
    <th id="8vayt"></th>
    1. <th id="8vayt"></th>

      在城鄉融合發展中實現鄉村振興


      閱讀:4411 次

      在城鄉融合發展中實現鄉村振興

      文/牛鳳瑞/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研究員

      黨的十九大從戰略的高度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明確了總要求和基本方向,我國農業、農村、農民問題的根本解決迎來了歷史契機。鄉村振興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要把握經濟社會發展的全局,自覺遵循城鄉關系變動規律,運用辯證思維和系統論方法,在城鄉融合發展中,選擇正確的策略與路徑,方能順利達到預期目的。

      在建設全面小康和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新時代,我國主要社會矛盾已經轉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求與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城鄉發展的不平衡是第一大不平衡,農村發展的不充分是最大的不充分。三農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也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短板,必須加快農業和農村的發展,提高農民的富裕水平。但要清醒地認識到,我國城鄉發展的不平衡和農村發展的不充分,根源不在于城市的過度發展和超前發展,而在于城市的相對不發展,在于城市化嚴重滯后于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和提供的可能性,在于城市實力和帶動農村發展的能力還不夠強大以及城鄉割裂的二元體制。直接表現是城市數量還不夠多,城市的平均規模還不夠大,特別是多數大城市規模還不夠大。城鄉是人類社會兩種不同的空間聚集形態,生產地域分工決定了城鄉不同的經濟社會結構,也決定了城鄉差別的客觀存在。城市的聚集效應和規模效應是城市超前于農村發展的根據所在,所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只能通過縮小依然過大的城鄉差距,緩解城鄉發展的過度不平衡,來解決鄉村發展不充分問題,而不是也不可能消滅城鄉差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不是限制城市的發展,更不是不要城市的發展,而是以理順城鄉關系為導向,發揮城市對農村發展的帶動作用,實現城鄉融合和城鄉良性互動的發展。

      在新時代,我國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作為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國際地位也沒有變,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提升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任重而道遠。城市因其人口和產業的高度聚集和深度分工,有著比農村更快的技術進步和更高的要素配置效率,城市化是我國現代化的必由之路。我國城市化尚處于中期階段,常住人口城市化率還不足60%,戶籍人口城市化率僅有40%多,還有30%的上升空間。在城市化中期階段,農村要素向城市集聚是必然歷史趨勢。城市化雖然不是消滅農村,但城市化是農村人口大幅度減少、農村居民點大規模撤并的過程。在這一歷史階段,農村青壯年勞動力大規模進城,農村土地大量轉變為城市用地,對鄉村振興構成嚴重制約,也帶來了留守兒童、空巢家庭等一系列社會問題。但這些問題都是發展中的問題,其負面影響具有局部性和暫時性,隨著城鄉關系的理順,將能夠逐步得到解決。從全局來看,進城的是農村剩余勞動力,既未影響農業技術裝備不斷提高背景下農業對勞動力的需求,又滿足了城市化和工業化對勞動力的需求,優化了城鄉勞動力的整體配置。從長遠來看,農村要素向城市聚集,加快了城市化,增強了國家綜合實力,為工業支援農業、城市帶動農村發展創造了基礎條件。一個大國從事農業的勞動力越多,這個國家越窮。一個農村人口占40%以上的大國要實現現代化是不可想象的。從微觀來看,農村留守家庭農業收入不減,又有數倍于農業的務工收入,是家庭經濟要素的合理配置,其中雖有諸多無奈,但又是次優選擇。隨著家庭收入的增加,這種城鄉分居將成為過去,過度渲染煽情于事無補。所以,要真想振興農村,就要以城市化的發展帶動鄉村加快發展,而不是相反。

      大力發展農村產業,使之在鄉村振興中占據基礎地位。新時代我國將完成由農村社會向城市社會轉型。由于市場經濟大潮的強烈沖擊和洗禮,農村經濟再也不可能在自我循環、自我封閉中發展。城市是區域經濟發展的引擎,與城市融為一體,在國內市場乃至世界市場配置資源是鄉村產業興旺的唯一出路。鞏固農業基礎地位,確保國家糧食安全是鄉村產業興旺的首位任務。為此要構建現代農業產業體系、生產體系和經營體系,而構建現代農業體系要有城市資金、技術的支持,要依賴城市工業提供現代農業技術裝備,要以城市市場需求為導向。農業適度規模經營是農業現代化的重要標志,也是提高農業勞動生產率的前提。實現農業適度規模經營的前提是大幅度減少農民,而大幅度減少農民的前提是城市廣闊的就業空間和高于農業的收入。這就是“要富裕農民必須減少農民”的邏輯所在。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是農村資源的深度開發和要素的合理配置,有利于拓寬農民就業門路和收入渠道。但工業化要以城市化為依托,工業企業集中布局,才有更低的交易成本。農村工業布局分散,在與城市工業的競爭中處于弱勢地位,只有聚焦于當地農產品和礦產品的加工業才能有光明前景。服務業的發展依賴人口聚集形成的規模化市場需求,農村文旅等服務業發展要以龐大的市民消費需求為市場。農村具備發展二、三產業資源稟賦的是少數,多數農村地區依然要維持城鄉生產地域分工的格局,在城市化進程中實現現代化,所以農村工業化、農村城市化不是科學的概念。目前備受推崇的特色小鎮建設形式上是農村振興,本質上是城市效應外溢,是農村向城市的轉型發展。如果沒有城市的強大輻射,不與城市形成密切聯系的網絡,特色小鎮建設當難有較高的成功概率。

      生態宜居、治理有效,讓廣大農村居民生活更美好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根本目的。新時代是城市文明向農村社會全面滲透的時代,封閉僵化的地域型農村社會結構正在快速消解之中。振興鄉村要從這一特定歷史階段出發,城鄉統籌,全面謀劃。既要權衡需求和可能,分清輕重緩急,立足于解決當前最迫切的現實問題,又要兼顧長遠發展和全局的協調。加快農村基礎設施建設要順應農村人口和居民點快速減少的趨勢,以縣域為單元,合理布局城鄉居民點,統籌城鎮綜合承載力的增量需求和縮小城鄉差距的需求,注意提高基礎設施的整體使用效率。補齊農村基礎教育、基本醫療、公共文化供給的短板,重在構建城鄉一體化的公共服務網絡,充分發揮城鎮作為農村區域教育中心、醫療中心和文化中心的功能,農村自成體系的發展不具經濟性和可持續性。城市是資源消耗中心,也是污染治理和資源綜合利用的重心,農村農業的資源環境保護要納入城鄉一體的山水田林湖草保護規劃。傳承農村歷史文化遺存要面對自然村落大量消失的現實,選擇重點,應保盡保。農村治理要適應精英人口率先進城、傳統治理模式式微的態勢,政府在加大直接支持力度的同時,要實現多種形式的有效治理。回鄉創業有成功案例,但是只是少數,主流仍然是進城。(轉載自《上海城市管理》2019年第4期)



      亚洲国产成人综合网,狼友av永久网站免费观看,亚洲综合一区国产精品,国产成人亚洲综合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