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8vayt"><object id="8vayt"></object></rp><span id="8vayt"><p id="8vayt"><sup id="8vayt"></sup></p></span>
  • <th id="8vayt"><track id="8vayt"></track></th>

  • <tbody id="8vayt"><pre id="8vayt"></pre></tbody>
    <th id="8vayt"></th>
    1. <th id="8vayt"></th>

      秉承中國人的海權意識 提升海洋強國的軟實力


      閱讀:2094 次

      秉承中國人的海權意識 提升海洋強國的軟實力

      文/時  平/上海海事大學海洋文化研究所所長,教授

      2 500年前古希臘海洋學家狄未斯托克、2 000多年前古羅馬哲學家西塞羅都曾說過:“誰控制了海洋,誰就控制了一切。”西方海權意識是通過海洋控制陸地,從而控制城市、控制文明。到了文藝復興時期,歐洲為了擺脫宗教束縛進行了宗教改革,并引發啟蒙運動,這場偉大的思想革命導致對海洋新的探索和認識。與此相關的是從15世紀開始的大航海活動,由哥倫布、達伽馬、麥哲倫等航海人物前仆后繼的地理大發現,崛起了葡萄牙、西班牙、荷蘭、法國、英國等海洋強國。在大航海時代冒險精神的影響下,歐洲人對海洋的價值觀發生了變化。17世紀時英國政治家雷萊爵士指出:“誰控制了海洋,誰就控制了世界貿易;誰控制了世界貿易,誰就可以控制了世界的財富,最后也就控制了世界本身。”對陸海關系,黑格爾的說法很有辯證性:“大海給了我們茫茫無定、浩浩無際和渺渺無限的觀念:人類在大海的無限里感到他自己的無限的時候,就被激起了勇氣,要求超越那有限的一切。大海邀請人類從事征服,從事探索,但同時也鼓勵人類追求利潤,從事商業……”

      我國的海岸線漫長,所管轄的海域廣袤,海洋資源極其豐富。九州四海是中國古人對中國陸海關系的認識,最早出現在唐盧照鄰《登封大酺歌》中:“九州四海常無事,萬歲千秋樂未央。”經典文學作品《西游記》描述了諸如海龍王、南海觀音等許多涉海的情節,《西洋記》則描寫了陸上諸如驪山老母等西部涉陸的故事,雖兩者都為小說,但卻沿著中國地緣陸海兩個方向表現中國文化中陸海兼容的特色,說明東方陸海環境所孕育的文化、信仰、思想以及海權意識。不同于西方的海洋文化和海權思想,陸海環境融合形成的包容理念,直接影響了中國人的海洋思想和海權意識。中國近代最早出現的“海權”一詞,出自1885年天津機器局出版的由清政府駐德國公使李鳳苞節譯的奧地利人寫的《海戰新義》一書:“凡海權最強者,能逼令弱國之兵船出戰。”

      海權屬于歷史范疇,在不同發展階段有不同的內涵。中國海權發展歷史漫長,秦漢時期奠定的中國海權雛型,對此后中國海權的發展、中國海權的特點產生了明顯而又深刻的影響,即海疆的統一、中央的管轄、陸海的滲透。唐王朝綜合國力的強盛,導致了封建大一統擴大成為可能,中國海權的發展出現了漢朝以來第二個歷史發展高峰,對海權的認識、海洋經濟的利用有了質的發展。航海事業興旺,船舶建造、航線開辟、港口擴建、航運管理等方面在當時達到比較完備的水平。國家綜合國力運用于海洋,反映了對國家利益的認識逐漸深入,這個“深入”使古代中國海權觀念在一定量變積累的基礎上,發生了質的變化,此時,海權成為封建大一統和安內平天下的構成。在海洋方面有了主權意識,認識到國家主權和利益在海洋區域的存在,且在當時封建社會機制下進行一定程度的運用,并逐漸注意和加強軍事在海洋方面的作用,促使海洋貿易活躍,中國的海權運用力量由此得到加強。中國海權到元至明初時期走向強盛,突出地表現在封建大一統思想。在鄭和時代,和平與軍事是貫徹“強化”海權的有力手段,以和平為主,武力為輔,通過在海上顯示威力,即《明史》所言的“耀兵異域,示中國富強”,達到封建大一統的目的,這就是鄭和海權的實質。陸海關系中形成的中國海權意識是內斂的,由內向外,它形成的基礎是農耕文明,而不是工商文明,因此鄭和海權中有一定的制海權意識。鄭和舟師具備了國際性軍種,是貫徹和執行國家任務的有力工具,同時,對維護東南亞、南亞、西亞的穩定起到積極作用。近代中國的海權,則是在內外危機的沖擊下出現的。19世紀末20世紀初,除了清政府自身的洋務、改良和新政的發展,中國社會一股不與清政府合作的新興力量覺醒了,主要是以留學生和知識界為代表,主張用近代西方以及日本近代化模式挽救中國,涌現了實業救國、教育救國、軍事救國等思潮。當時迫切尋找救國之路的中國人,面對近代以來一系列的慘痛失敗和瓜分豆剖的危機,開始用西方的先進思想觀察和衡量中國,學會了用世界的眼光來審視和探討中國的海權問題,發現了在西方影響巨大的海權論。孫中山在探索中國建國方略之際,提出了“海權與中國近代化”的命題。這個命題對于近代中國社會影響來說,是根本性問題之一——振興海權,保衛海疆,興海強國,建設近代化國家。孫中山首次使用“海權”一詞是在1906年12月2日召開的東京同盟會刊物《民報》創刊周年慶祝大會上的演說中,“故英國要注重海軍,保護海權,防糧運不繼”。孫中山是從進化論角度闡釋海權主張的,在海權主張中強調制海權問題,提出以港口為“策源地”的中國實業發展規劃。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邁向新時代,維護國家海權、發展海洋事業是關系到民族生存發展、關系到國家安危的重大戰略任務。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建設海洋強國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要進一步關心海洋、認識海洋、經略海洋,推動我國海洋強國建設不斷取得新成就。”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持陸海統籌、加快建設海洋強國,實施共建“一帶一路”倡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理念,為我國海權維護注入了“中國聲音”“東方智慧”,為我國海洋事業發展注入了強勁動力,指明了時代責任。為此,要加快建設海洋強國,完善海洋法律體系,維護海權、發展海權,要著力提升海洋國土意識、海洋經濟意識、海洋環保意識、海洋權益意識和海洋合作意識,為海洋強國建設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發展,把握乘勢而上的歷史機遇。(轉載自《上海城市管理》2018年第3期)



      亚洲国产成人综合网,狼友av永久网站免费观看,亚洲综合一区国产精品,国产成人亚洲综合图区